|
4 ~ 11℃ 多云 蘇州天氣詳情
客房預訂
入住日期:
離店日期:
預訂

酒店位置

酒店位置

新聞中心

蘇州南園賓館七號樓神秘莫測 掩藏蔣緯國初戀

發布時間:2009-04-07

【龍虎網報道】蘇州南園賓館七號樓,因為曾經接待過眾多國家領導和外國元首,而聲名大噪,又因為當年林彪下令在此建造了大規模的地下工程,讓它顯得更加神秘莫測。
但是,穿越這段歷史再往前探尋,這幢建筑到底是誰建造的?最早又是誰入住的?

事實再次讓人震驚,這幢房子竟然跟蔣介石一家有關……

蔣介石與姚冶誠的一段情緣

七號樓大門上,掛著一個明顯的標牌——"蔣公館",而且室內墻壁上懸掛著有點模糊的老照片,上面是蔣介石的二夫人姚冶誠及兒子蔣緯國,透過老照片的背景,時空仿佛又回到了1927年的蘇州……

蘇州市政協文史委原主任沈偉東向記者介紹:"實際上姚冶誠是蘇州人,家就在現在蘇州的相城一帶,當時她選址蘇州居住也算是回家來了。"歷史對于蔣介石二夫人姚冶誠的記載為,小名阿巧,吳縣(今蘇州)北橋鄉冶長涇百家村人。阿巧是獨生女,不幸父母早亡,依靠叔叔為生。后來,阿巧到上海五馬路"群玉芳"里當細做娘姨,負責管理那些高級妓女的衣物首飾、為她們梳頭、招待客人等。一個偶然的機會,她結識了蔣介石,感情甚篤,結成鸞鳳。辛亥革命以后,蔣介石積極參加反袁護法斗爭,姚冶誠不僅傾心隨從,而且把平時省下的積蓄拿出來資助蔣介石;因此,蔣對她懷有感情。在此期間,他們收養了蔣緯國,姚冶誠將養子蔣緯國視如己出。

北伐勝利后,蔣介石為了政治上的需要,向門第顯赫的宋美齡求婚,并按照一夫一妻制的信條,與原配毛氏離婚,與姚氏和陳潔如脫離夫妻關系。姚氏與蔣緯國則托付給住在蘇州的吳忠信(蔣介石留學日本時的同學,曾任貴州省主席),仍由蔣負擔生活費用。

"蔣緯國來到蘇州時只有12歲,當時對于母親為何來到蘇州,他可能隱約中是有點理解的,這在他后來的回憶錄中也有所表達。"沈偉東作為蘇州文史專家,多年實地調研地方志,并多次拜訪蔣介石恩師張家瑞的后人,而張家瑞當初從浙江移居蘇州,也與姚冶誠、蔣緯國母子決定到蘇州有關,當初張家瑞和蔣介石的胞妹蔣瑞蓮、妹夫竺芝珊兩家,為此相約一起到蘇州安家。

耗費上億元豪宅中姚氏母子的寧靜生活

據沈偉東介紹,最早時受托人吳忠信在蘇州鳳凰街的孔付司巷東小橋處有一大宅(解放后為蘇州專署公安處所在地),姚氏就暫時居住吳宅內。后來姚氏在南園蔡貞坊買了一塊地皮建造新居,該地原名十字圩,系菜農旱地,每畝地價一百元銀洋。工程由寧波幫匠人負責,造價銀洋二萬元。負責該工程的是顏芝卿(清末江蘇督撫程德全的幕僚)。1929年,在新居"豎屋"的那天,在蘇州的姚氏親屬都紛紛送饅頭、糕團去"拋梁"。蘇州一位文史專家稱:"雖然現在看起來這幢別墅并不算起眼,但是當時花費也是很大的,粗略算下來折合成今天的人民幣也要上億元了,足見蔣介石對這處宅院的重視程度。"

據悉,別墅建成后,當時的蘇州人都稱之為蔣公館,但是姚冶誠則低調地喚其為"蔡貞坊七號",后來也有人稱之為"麗夕閣"。蔣公館主建筑為三層樓三開間的青磚洋房,建筑面積1442平方米,有前后兩個大門。姚氏一家一般都從后門進出。姚氏和蔣緯國及親屬居住在二樓。主樓的四周,環有三個大小不等的荷花池,點綴著假山、亭子,園中遍植桃、李、杏、梅、枇杷等果樹和各種花卉。姚氏非常喜歡在自己的園中攝影。記者看到,如今懸掛在公館內的老照片多是在此處拍攝。

母子二人在蘇州生活寧靜,姚冶誠虔心向佛,深居簡出。姚冶誠對這座住宅非常滿意,日子也就過得清靜安逸。姚氏平時很愛干凈,穿著打扮也頗講究。她專門雇用了三個女傭,都是蘇州本地人氏。下廚房做飯的娘姨也是吳縣光福(現蘇州)人。南園賓館工作人員周麗介紹,"當初建造時是兩處相近的樓房,南樓為蔣緯國和姚冶誠所住,北樓則是一些傭人住所和放置雜物的地方,當時蔣公館里有醫生、園丁、廚師等眾多傭人,現在兩幢樓改造后已經連接在一起,基本上就是一體了。"

1929年"蔣公館"竣工,姚冶誠就和蔣緯國入住新居。為了保護這對母子的安全,"蔣公館"四周不僅有高高的圍墻,而且蘇州警察局特別派員站崗值班,實施安全保衛。

1966年,姚冶誠病逝臺中時,蔣緯國在其墓碑上鐫刻"辛勞八十年,養育半世紀"的銘文,從中可窺見母子感情一斑。沈偉東介紹,"蔣緯國深知母親對蘇州的濃厚感情,所以還多次提出將母親的墓遷回蘇州,但遺憾的是沒有成行。"

蔣緯國開始蘇州八年求學生活

"對于蔣緯國到底是誰生的爭議一直都沒有停止過,但是這絲毫不影響蔣介石對他的寵愛,這一點姚氏是深有體會的,而蔣緯國在蘇州度過的八年也是他人生中最長的讀書生涯,給老師和同學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更是在蘇州城里留下幾多逸聞趣事。"沈偉東說,蔣緯國到了蘇州后,轉入東吳大學附中初一年級上學,完成了初中、高中的學業又升入了東吳大學。1936年大學未畢業,蔣介石就把他送到德國和美國學習軍事。蔣緯國在蘇州寒窗八年,是他最長的讀書生涯。已于2002年7月16日辭世的蘇州市政協常委、大陸東吳大學校友總會會長張夢白先生,是當年教過蔣緯國高三和大一年級世界史課程的老師,他曾多次講述蔣緯國在蘇州的軼事。

根據原東吳大學學校的記載,1928年秋,蔣緯國進入蘇州東吳大學附屬中學一年級,當時他用的學名是"蔣建鎬",未用"緯國'之名,所以至今在東吳大學的檔案上也找不到"蔣緯國"三個字。

沈偉東說:"蔣緯國在蘇州雖然貴為蔣家二公子,堪稱有錢有勢,但是卻不擺架子,而且熱心學校的公益事業,至今在老東吳大學(蘇州大學)校園里還能尋到他留下的痕跡。"

蔣緯國青年時代的正規教育,主要是在東吳的八年當中接受的,因此,他對東吳很有感情,堪稱"愛校"學生。學校籌建體育館,捐款在千元以上的共有6個,其中一戶就是蔣緯國。體育館正好有6對門,為紀念這6戶捐資者,這6對門就以他們的名字名之,其中一對以"冶誠"命名,正是因為蔣緯國拿出的1千元就是以他養母姚冶誠名義捐贈的。

"蘇州初戀"半世紀后引發曠日官司

如今,在麗夕閣客廳的正墻上,還掛著大幅的姚冶誠和蔣緯國的油畫,畫中富態的姚冶誠神態平和,蔣緯國則清秀俊朗。而在大廳后一隅封閉式的小院里還擺設一張棋桌,棋桌為石料所做,上面刻有古文,棋盤的上方墻壁上則是一對年輕男女在對弈的油畫。有人說,這就是蔣緯國和初戀情人在下棋,一旁則是這樣的說明:"冬去春來,歲月如流,蔣公館的蔣緯國由一個少年而長成英俊青年,在這里曾留下他與施利聆女士坐弈品茗、共聽鳥唱的初戀情愫。"

雖然這一切都"往事已成空,還如一夢中"了,但是蔣緯國在蘇州留下的美麗初戀,仍然為人們傳說著。甚至還在前幾年引起一場曠日持久的官司,官司的原告正是被稱為蔣緯國初戀情人的施利聆。

根據相關報道,1997年12月4日,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一份判決書,宣布了蔣緯國的初戀情人施利聆狀告王某、賈某、吳某、朱某及中國檔案出版社侵犯名譽權一案一審的結果。有人說,法院的判決維護了施利聆的名譽權、隱私權,使這位在訴訟過程中于1997年2月12日撒手人寰的老人,終于可以安然地閉上她的雙眼了。

據悉,一些文章在寫到蔣緯國的初戀情人施利聆時,說她美貌絕倫,能歌善舞,曾得京劇表演大師梅蘭芳親自授藝。還有人說她在與蔣緯國發生戀情并生了一個兒子后不知去向,甚至說她已死去。如此云云。1995年2月,由"四大家族秘史"編委會編著、中國檔案出版社出版了名為《蔣氏家族秘史》一書。此書在寫到蔣緯國和施利聆的戀情時說:"兩人來往頻繁。蔣緯國養母姚冶誠、寄母王唯仁都默默應允,等他倆條件成熟再論婚嫁。然而,他倆愛的進程卻在加快,不久,蔣緯國與施四小姐就有了愛情的結晶……這次月下老人的紅線似乎應該牽定了,誰料,他倆竟是有緣無分,先是抗戰爆發,把婚事推遲一步。但這一推卻未能再走下去。施利聆小姐因一次患病,撒手西歸,留下了一個兒子。"

此書問世時仍健在的施利聆以"侵犯名譽權"為由,于1995年8月22日起訴王某等四人及中國檔案出版社。施利聆表示自己始終健在,而且就在蘇州,自從她在1944年與1948年先后拒絕姚冶誠的邀請留在蘇州后,便開始了長期的默默無聞的生活。

有資料稱,她一共生養了四個兒子,畢生沒有工作,居住在蘇州市人民政府為她配給的公房里。

據報道,1952年,施利聆與原夫陳先生離婚,一人帶著四個兒子開始了艱難的生活。1990年元旦,施利聆在蘇州市人民政府的安排下,遷居蘇州市城東里河新村。據悉,施利聆一直都比較低調,然而,隨著海峽兩岸的"解凍",施利聆再也無法沉默了,后來委托與她多年為鄰的一位高級工程師作為她的全權代理人與回憶錄經紀人,狀告《蔣氏家族秘史》的編著者。

一段誰也說不清的愛情故事

蔣緯國與施利聆在蘇州真實的交往情況,由于第一當事人如今均不在世了,只能靠相關人士還原。施利聆的另一位訴訟代理人王金汝,是蘇州清華電子電訊廠廠長,與施利聆長期為鄰,一直在幫助施利聆準備撰寫回憶錄之事。通過王金汝介紹,人們知道了施利聆的身世。

施利聆祖籍四川,因排行第四,所以人稱"施四小姐"。其父因參加反清活動在長沙被殺害。15歲時,施利聆進入蘇州慧靈中學學習。由于容貌美麗而成為"校花",19歲時與一富家子弟結婚。

施利聆與蔣緯國的交往源于蔣的養母姚冶誠。在一次祝壽宴上,姚冶誠一眼便喜歡上了施利聆,有意讓她做蔣緯國的意中人,所以隔三岔五便接施利聆到蔣公館打牌聊天。在這種情況下,施與蔣緯國開始慢慢接觸,繼而互生愛慕。在蔣緯國去德國留學的當年,施生下了兩人的兒子。1946年蔣從重慶到南京時曾專程去探望施。1948年,姚從寧波給施利聆寫信,讓她去臺灣,表示一切都由蔣家安排,但施此時已是4個孩子的母親,姐夫也勸其不要去臺灣。就這樣,施與蔣家斷了聯系。

蘇州南園賓館講解人羅浩先生認為:"對于蔣緯國在蘇州蔣公館發生的初戀故事,一直都有各種版本的說法……由于涉及的當事者本人都不在了,所以更加難以了解到最真實的情況,作為后人,我們寧愿相信他們的愛情故事是真實的發生在蘇州,并且遠比我們想象的還要甜蜜。"

對于蔣緯國與施四小姐真實的戀情細節,可能永遠都是一個謎了。

蔣介石到底有沒有到過蔣公館?

南園賓館講解人羅浩先生介紹,這座小樓建造時,蔣介石請的是寧波的工匠,相比較蔣送給第一正牌夫人宋美齡的法國設計師手筆"愛廬",蘇州這座建筑顯然更中國化,也更相配這座宅第的居者。

既然大家都說這里是"蔣公館",那么蔣介石到底有沒有來過呢?對此,羅浩表示,這個確實難以考證了,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就是姚氏和蔣緯國居住在此時,也曾多次外出與蔣介石見面。

沈偉東也表示,從現有的資料看,蔣介石應該沒有到過這別墅,但來蘇州還是可能的。

姚冶誠居住在蘇州"蔣公館",蔣介石雖然不能直接去看她,但是,經常有書信往返。盡管信中大多講的是蔣緯國的學業與生活,然而蔣、姚之間卻依然情意綿綿,盡在不言之中。有時,蔣介石路過蘇州,便會通知姚氏。姚氏連忙帶著蔣緯國趕到車站會面。有時,姚氏也會陪著蔣緯國到南京與蔣介石會面。

也有說法稱,在一份蔣介石秘書的日記中透露,當年,蔣介石曾在一個晚上秘密來過蘇州"蔣公館"。當蘇州淪陷時,蔣介石還將姚冶誠和蔣緯國接到重慶避難。

1936年,"西安事變"爆發后,姚冶誠心急如焚,生怕蔣介石出什么差錯或意外,不僅在家中整日燒香,還邁動小腳走到十里以外的靈巖山去燒香。她請求高僧印光大法師為蔣介石齋戒三日,念三天佛經,求佛保佑蔣介石平安返回。后來,蔣介石果然平安返回了南京。姚冶誠欣喜萬分,專門派人送重金給印光大法師。

在蘇州"蔣公館",姚冶誠居住了十年光景。

蔣家人至今還留著房子地契

南園賓館講解人羅浩介紹道,上世紀九十年代時,蔣緯國曾經邀請自己就讀東吳大學時的歷史教師張夢白前往臺灣,老先生把蔣公館新照帶了過去,據說蔣緯國看后,非常激動,表示有生之年一定要回蘇州來,但終未成行,1997年,蔣緯國突發腦溢血去世。

2007年4月,蔣緯國夫人邱愛倫一行,造訪蘇州這座宅第。也許邱愛倫是來替蔣緯國完成遺愿的,羅浩回憶說,雖然邱愛倫沒有在這里住過,但是蔣緯國一定經常跟她提起這座房子,雖然這是她第一次到來,但是她對蔣公館的情況,如二樓房間里的原有布局、姚冶誠的佛堂、樓房東側的古井等等都"了如指掌"。參觀當日,邱女士還開玩笑地說:"這房子的地契我們到現在還保存著。"

就此,蘇州古建筑研究專家、古建筑網CEO鄭志然表示,這幢古建筑在解放后被收為國有,產權應該是公有的,至于蔣家后人持有的地契是否作數還很難說,畢竟歷史變遷這么多年了。而羅浩表示,目前賓館方面沒有這幢建筑的產權,賓館每年都要向政府房管部門交一筆數額不菲的房租。但是南園賓館方面仍然表示,如果蔣家的后人真的過來,南園賓館會把蔣公館免費提供給他們住宿。

如今,姚冶誠虔誠膜拜修行的善慶禪院仍然相鄰蔣公館"健在",蔣公館旁那口古井還能打出活水出來,蔣公館的原名"蔡貞坊7號"再次成為五星級賓館的閃亮名片印刷在宣傳資料上發放,一座帶著濃重歷史氣息的古建筑,又開始煥發出新的生命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