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 ~ 12℃苏州天气详情
客房预订
入住日期:
离店日期:
预订

酒店位置

酒店位置

新闻中心

苏州南园宾馆七号楼神秘莫测 掩藏蒋纬国初恋

发布时间:2009-04-07

【龙虎网报道】苏州南园宾馆七号楼,因为曾经接待过众多国家领导和外国元首,而声名大噪,又因为当年林彪下令在此建造了大规模的地下工程,让它显得更加神秘莫测。
但是,穿越这段历史再往前探寻,这幢建筑到底是谁建造的?最早又是谁入住的?

事实再次让人震惊,这幢房子竟然跟蒋介石一家有关……

蒋介石与姚冶诚的一段情缘

七号楼大门上,挂着一个明显的标牌——"蒋公馆",而且室内墙壁上悬挂着有点模糊的老照片,上面是蒋介石的二夫人姚冶诚及儿子蒋纬国,透过老照片的背景,时空仿佛又回到了1927年的苏州……

苏州市政协文史委原主任沈伟东向记者介绍:"实际上姚冶诚是苏州人,家就在现在苏州的相城一带,当时她选址苏州居住也算是回家来了。"历史对于蒋介石二夫人姚冶诚的记载为,小名阿巧,吴县(今苏州)北桥乡冶长泾百家村人。阿巧是独生女,不幸父母早亡,依靠叔叔为生。后来,阿巧到上海五马路"群玉芳"里当细做娘姨,负责管理那些高级妓女的衣物首饰、为她们梳头、招待客人等。一个偶然的机会,她结识了蒋介石,感情甚笃,结成鸾凤。辛亥革命以后,蒋介石积极参加反袁护法斗争,姚冶诚不仅倾心随从,而且把平时省下的积蓄拿出来资助蒋介石;因此,蒋对她怀有感情。在此期间,他们收养了蒋纬国,姚冶诚将养子蒋纬国视如己出。

北伐胜利后,蒋介石为了政治上的需要,向门第显赫的宋美龄求婚,并按照一夫一妻制的信条,与原配毛氏离婚,与姚氏和陈洁如脱离夫妻关系。姚氏与蒋纬国则托付给住在苏州的吴忠信(蒋介石留学日本时的同学,曾任贵州省主席),仍由蒋负担生活费用。

"蒋纬国来到苏州时只有12岁,当时对于母亲为何来到苏州,他可能隐约中是有点理解的,这在他后来的回忆录中也有所表达。"沈伟东作为苏州文史专家,多年实地调研地方志,并多次拜访蒋介石恩师张家瑞的后人,而张家瑞当初从浙江移居苏州,也与姚冶诚、蒋纬国母子决定到苏州有关,当初张家瑞和蒋介石的胞妹蒋瑞莲、妹夫竺芝珊两家,为此相约一起到苏州安家。

耗费上亿元豪宅中姚氏母子的宁静生活

据沈伟东介绍,最早时受托人吴忠信在苏州凤凰街的孔付司巷东小桥处有一大宅(解放后为苏州专署公安处所在地),姚氏就暂时居住吴宅内。后来姚氏在南园蔡贞坊买了一块地皮建造新居,该地原名十字圩,系菜农旱地,每亩地价一百元银洋。工程由宁波帮匠人负责,造价银洋二万元。负责该工程的是颜芝卿(清末江苏督抚程德全的幕僚)。1929年,在新居"竖屋"的那天,在苏州的姚氏亲属都纷纷送馒头、糕团去"抛梁"。苏州一位文史专家称:"虽然现在看起来这幢别墅并不算起眼,但是当时花费也是很大的,粗略算下来折合成今天的人民币也要上亿元了,足见蒋介石对这处宅院的重视程度。"

据悉,别墅建成后,当时的苏州人都称之为蒋公馆,但是姚冶诚则低调地唤其为"蔡贞坊七号",后来也有人称之为"丽夕阁"。蒋公馆主建筑为三层楼三开间的青砖洋房,建筑面积1442平方米,有前后两个大门。姚氏一家一般都从后门进出。姚氏和蒋纬国及亲属居住在二楼。主楼的四周,环有三个大小不等的荷花池,点缀着假山、亭子,园中遍植桃、李、杏、梅、枇杷等果树和各种花卉。姚氏非常喜欢在自己的园中摄影。记者看到,如今悬挂在公馆内的老照片多是在此处拍摄。

母子二人在苏州生活宁静,姚冶诚虔心向佛,深居简出。姚冶诚对这座住宅非常满意,日子也就过得清静安逸。姚氏平时很爱干净,穿着打扮也颇讲究。她专门雇用了三个女佣,都是苏州本地人氏。下厨房做饭的娘姨也是吴县光福(现苏州)人。南园宾馆工作人员周丽介绍,"当初建造时是两处相近的楼房,南楼为蒋纬国和姚冶诚所住,北楼则是一些佣人住所和放置杂物的地方,当时蒋公馆里有医生、园丁、厨师等众多佣人,现在两幢楼改造后已经连接在一起,基本上就是一体了。"

1929年"蒋公馆"竣工,姚冶诚就和蒋纬国入住新居。为了保护这对母子的安全,"蒋公馆"四周不仅有高高的围墙,而且苏州警察局特别派员站岗值班,实施安全保卫。

1966年,姚冶诚病逝台中时,蒋纬国在其墓碑上镌刻"辛劳八十年,养育半世纪"的铭文,从中可窥见母子感情一斑。沈伟东介绍,"蒋纬国深知母亲对苏州的浓厚感情,所以还多次提出将母亲的墓迁回苏州,但遗憾的是没有成行。"

蒋纬国开始苏州八年求学生活

"对于蒋纬国到底是谁生的争议一直都没有停止过,但是这丝毫不影响蒋介石对他的宠爱,这一点姚氏是深有体会的,而蒋纬国在苏州度过的八年也是他人生中最长的读书生涯,给老师和同学们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更是在苏州城里留下几多逸闻趣事。"沈伟东说,蒋纬国到了苏州后,转入东吴大学附中初一年级上学,完成了初中、高中的学业又升入了东吴大学。1936年大学未毕业,蒋介石就把他送到德国和美国学习军事。蒋纬国在苏州寒窗八年,是他最长的读书生涯。已于2002年7月16日辞世的苏州市政协常委、大陆东吴大学校友总会会长张梦白先生,是当年教过蒋纬国高三和大一年级世界史课程的老师,他曾多次讲述蒋纬国在苏州的轶事。

根据原东吴大学学校的记载,1928年秋,蒋纬国进入苏州东吴大学附属中学一年级,当时他用的学名是"蒋建镐",未用"纬国'之名,所以至今在东吴大学的档案上也找不到"蒋纬国"三个字。

沈伟东说:"蒋纬国在苏州虽然贵为蒋家二公子,堪称有钱有势,但是却不摆架子,而且热心学校的公益事业,至今在老东吴大学(苏州大学)校园里还能寻到他留下的痕迹。"

蒋纬国青年时代的正规教育,主要是在东吴的八年当中接受的,因此,他对东吴很有感情,堪称"爱校"学生。学校筹建体育馆,捐款在千元以上的共有6个,其中一户就是蒋纬国。体育馆正好有6对门,为纪念这6户捐资者,这6对门就以他们的名字名之,其中一对以"冶诚"命名,正是因为蒋纬国拿出的1千元就是以他养母姚冶诚名义捐赠的。

"苏州初恋"半世纪后引发旷日官司

如今,在丽夕阁客厅的正墙上,还挂着大幅的姚冶诚和蒋纬国的油画,画中富态的姚冶诚神态平和,蒋纬国则清秀俊朗。而在大厅后一隅封闭式的小院里还摆设一张棋桌,棋桌为石料所做,上面刻有古文,棋盘的上方墙壁上则是一对年轻男女在对弈的油画。有人说,这就是蒋纬国和初恋情人在下棋,一旁则是这样的说明:"冬去春来,岁月如流,蒋公馆的蒋纬国由一个少年而长成英俊青年,在这里曾留下他与施利聆女士坐弈品茗、共听鸟唱的初恋情愫。"

虽然这一切都"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了,但是蒋纬国在苏州留下的美丽初恋,仍然为人们传说着。甚至还在前几年引起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官司的原告正是被称为蒋纬国初恋情人的施利聆。

根据相关报道,1997年12月4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判决书,宣布了蒋纬国的初恋情人施利聆状告王某、贾某、吴某、朱某及中国档案出版社侵犯名誉权一案一审的结果。有人说,法院的判决维护了施利聆的名誉权、隐私权,使这位在诉讼过程中于1997年2月12日撒手人寰的老人,终于可以安然地闭上她的双眼了。

据悉,一些文章在写到蒋纬国的初恋情人施利聆时,说她美貌绝伦,能歌善舞,曾得京剧表演大师梅兰芳亲自授艺。还有人说她在与蒋纬国发生恋情并生了一个儿子后不知去向,甚至说她已死去。如此云云。1995年2月,由"四大家族秘史"编委会编著、中国档案出版社出版了名为《蒋氏家族秘史》一书。此书在写到蒋纬国和施利聆的恋情时说:"两人来往频繁。蒋纬国养母姚冶诚、寄母王唯仁都默默应允,等他俩条件成熟再论婚嫁。然而,他俩爱的进程却在加快,不久,蒋纬国与施四小姐就有了爱情的结晶……这次月下老人的红线似乎应该牵定了,谁料,他俩竟是有缘无分,先是抗战爆发,把婚事推迟一步。但这一推却未能再走下去。施利聆小姐因一次患病,撒手西归,留下了一个儿子。"

此书问世时仍健在的施利聆以"侵犯名誉权"为由,于1995年8月22日起诉王某等四人及中国档案出版社。施利聆表示自己始终健在,而且就在苏州,自从她在1944年与1948年先后拒绝姚冶诚的邀请留在苏州后,便开始了长期的默默无闻的生活。

有资料称,她一共生养了四个儿子,毕生没有工作,居住在苏州市人民政府为她配给的公房里。

据报道,1952年,施利聆与原夫陈先生离婚,一人带着四个儿子开始了艰难的生活。1990年元旦,施利聆在苏州市人民政府的安排下,迁居苏州市城东里河新村。据悉,施利聆一直都比较低调,然而,随着海峡两岸的"解冻",施利聆再也无法沉默了,后来委托与她多年为邻的一位高级工程师作为她的全权代理人与回忆录经纪人,状告《蒋氏家族秘史》的编著者。

一段谁也说不清的爱情故事

蒋纬国与施利聆在苏州真实的交往情况,由于第一当事人如今均不在世了,只能靠相关人士还原。施利聆的另一位诉讼代理人王金汝,是苏州清华电子电讯厂厂长,与施利聆长期为邻,一直在帮助施利聆准备撰写回忆录之事。通过王金汝介绍,人们知道了施利聆的身世。

施利聆祖籍四川,因排行第四,所以人称"施四小姐"。其父因参加反清活动在长沙被杀害。15岁时,施利聆进入苏州慧灵中学学习。由于容貌美丽而成为"校花",19岁时与一富家子弟结婚。

施利聆与蒋纬国的交往源于蒋的养母姚冶诚。在一次祝寿宴上,姚冶诚一眼便喜欢上了施利聆,有意让她做蒋纬国的意中人,所以隔三岔五便接施利聆到蒋公馆打牌聊天。在这种情况下,施与蒋纬国开始慢慢接触,继而互生爱慕。在蒋纬国去德国留学的当年,施生下了两人的儿子。1946年蒋从重庆到南京时曾专程去探望施。1948年,姚从宁波给施利聆写信,让她去台湾,表示一切都由蒋家安排,但施此时已是4个孩子的母亲,姐夫也劝其不要去台湾。就这样,施与蒋家断了联系。

苏州南园宾馆讲解人罗浩先生认为:"对于蒋纬国在苏州蒋公馆发生的初恋故事,一直都有各种版本的说法……由于涉及的当事者本人都不在了,所以更加难以了解到最真实的情况,作为后人,我们宁愿相信他们的爱情故事是真实的发生在苏州,并且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甜蜜。"

对于蒋纬国与施四小姐真实的恋情细节,可能永远都是一个谜了。

蒋介石到底有没有到过蒋公馆?

南园宾馆讲解人罗浩先生介绍,这座小楼建造时,蒋介石请的是宁波的工匠,相比较蒋送给第一正牌夫人宋美龄的法国设计师手笔"爱庐",苏州这座建筑显然更中国化,也更相配这座宅第的居者。

既然大家都说这里是"蒋公馆",那么蒋介石到底有没有来过呢?对此,罗浩表示,这个确实难以考证了,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姚氏和蒋纬国居住在此时,也曾多次外出与蒋介石见面。

沈伟东也表示,从现有的资料看,蒋介石应该没有到过这别墅,但来苏州还是可能的。

姚冶诚居住在苏州"蒋公馆",蒋介石虽然不能直接去看她,但是,经常有书信往返。尽管信中大多讲的是蒋纬国的学业与生活,然而蒋、姚之间却依然情意绵绵,尽在不言之中。有时,蒋介石路过苏州,便会通知姚氏。姚氏连忙带着蒋纬国赶到车站会面。有时,姚氏也会陪着蒋纬国到南京与蒋介石会面。

也有说法称,在一份蒋介石秘书的日记中透露,当年,蒋介石曾在一个晚上秘密来过苏州"蒋公馆"。当苏州沦陷时,蒋介石还将姚冶诚和蒋纬国接到重庆避难。

1936年,"西安事变"爆发后,姚冶诚心急如焚,生怕蒋介石出什么差错或意外,不仅在家中整日烧香,还迈动小脚走到十里以外的灵岩山去烧香。她请求高僧印光大法师为蒋介石斋戒三日,念三天佛经,求佛保佑蒋介石平安返回。后来,蒋介石果然平安返回了南京。姚冶诚欣喜万分,专门派人送重金给印光大法师。

在苏州"蒋公馆",姚冶诚居住了十年光景。

蒋家人至今还留着房子地契

南园宾馆讲解人罗浩介绍道,上世纪九十年代时,蒋纬国曾经邀请自己就读东吴大学时的历史教师张梦白前往台湾,老先生把蒋公馆新照带了过去,据说蒋纬国看后,非常激动,表示有生之年一定要回苏州来,但终未成行,1997年,蒋纬国突发脑溢血去世。

2007年4月,蒋纬国夫人邱爱伦一行,造访苏州这座宅第。也许邱爱伦是来替蒋纬国完成遗愿的,罗浩回忆说,虽然邱爱伦没有在这里住过,但是蒋纬国一定经常跟她提起这座房子,虽然这是她第一次到来,但是她对蒋公馆的情况,如二楼房间里的原有布局、姚冶诚的佛堂、楼房东侧的古井等等都"了如指掌"。参观当日,邱女士还开玩笑地说:"这房子的地契我们到现在还保存着。"

就此,苏州古建筑研究专家、古建筑网CEO郑志然表示,这幢古建筑在解放后被收为国有,产权应该是公有的,至于蒋家后人持有的地契是否作数还很难说,毕竟历史变迁这么多年了。而罗浩表示,目前宾馆方面没有这幢建筑的产权,宾馆每年都要向政府房管部门交一笔数额不菲的房租。但是南园宾馆方面仍然表示,如果蒋家的后人真的过来,南园宾馆会把蒋公馆免费提供给他们住宿。

如今,姚冶诚虔诚膜拜修行的善庆禅院仍然相邻蒋公馆"健在",蒋公馆旁那口古井还能打出活水出来,蒋公馆的原名"蔡贞坊7号"再次成为五星级宾馆的闪亮名片印刷在宣传资料上发放,一座带着浓重历史气息的古建筑,又开始焕发出新的生命色彩。